whole streets of memory

回家有几天了。其实街道也还是那么熟悉。除了很多地面都已经翻新了之外。

一切也都很熟悉。

我又去了以前每个下午两点都会去的车站。想起去年的上半年,有那么多天,我提前预约好饮料,在某店配送范围的最边缘,等骑手送过来。有好几次提前了,有好几次迟到了。提前的时候我睡不好午觉,迟到的时候当然我也上学迟到了。

后来不用官方的小程序,在美团上面点单,那么配送范围会更广一些,可以让骑手送到学校附近的复印店里。我去取的时候给店里付一元钱就行了。

这个操作贡献了我全年80%以上的饮料账单。因为上大学之后附近都没有我想喝的饮品店。

到处都贴着四川天府健康通的二维码。其实小程序应该是可以带参数打开的,没有必要提供两个二维码,让用户先扫第一个再扫第二个。一来,不会从“最近使用”里找小程序的人需要扫两次很麻烦,二来扫一个码的时候很可能误扫到另外一个。即使微信提供了一屏中出现多个二维码时候的选择功能,但假如两个二维码没有同时出现,在其中一个进入摄像头的时候微信就会把它扫到了。何况同时出现的时候需要再选择一下,体验增加了步骤。当然天府健康通其他部分还是蛮不错的。

吃完晚饭在市中心逛了逛。很多门面都易主了。很多回忆涌上来。马家巷门口的快乐柠檬,一两年前换成了一点点,现在已经换成了一家水果店,而一点点往旁边挪了几家门店的位置。以前卖鸡排的地方,现在变成了蜜雪冰城。

大概是去年的这个时候,舍友们聚了一次餐,在中心医院附近的那家吉布鲁自助餐厅。现在那家店也换成了卖衣服的以纯。

还有好多好多。比如以前卖过假冒全新机的一家手机店。比如小学旁边的爱达乐和琴行。比如一中旁边的一家小作坊奶茶店,还有它对面的那家我吃过夜宵的烧烤店,都是那时玩的不错的几个一中朋友带我去过的。都没了。

但也有些看起来不怎么赚钱的店还在。比如南街的一家牛奶店,以前我在午托班看到了这家牛奶店的宣传单,说是巴氏杀菌法,自养牧场。看到宣传单上的图片我感觉很好喝,离我的南街小学也不远,放学之后我就拉着外公带我去买。买了几回。也不便宜。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就没买过了。很难相信这家店依然坚挺。

还有一家,南街小学旁边的汽修店。我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德国人在和店家对话,两个人互相不能理解,陷入僵局。我正好路过,充当了一下翻译。老板娘的儿子在清华上学,她希望这个德国人加一下儿子微信,好让他们练习英语。我告诉那个德国人之后,他说他是英语老师。我好像说That’s great还是啥的,就告诉了老板娘这个事情。他们就加了微信。事后我想起来,他说他是英语老师的意思可能是,他的工作就是教英语(为什么不教德语?),也许老板娘最好不要期望他免费的劳动。不知道后来他们聊的怎么样。但我也是那一次才知道老板娘儿子在清华。

也就随便写写。没有什么主题。明天要早起。所以今晚早睡身体好。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