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le streets of memory

回家有几天了。其实街道也还是那么熟悉。除了很多地面都已经翻新了之外。

一切也都很熟悉。

我又去了以前每个下午两点都会去的车站。想起去年的上半年,有那么多天,我提前预约好饮料,在某店配送范围的最边缘,等骑手送过来。有好几次提前了,有好几次迟到了。提前的时候我睡不好午觉,迟到的时候当然我也上学迟到了。

后来不用官方的小程序,在美团上面点单,那么配送范围会更广一些,可以让骑手送到学校附近的复印店里。我去取的时候给店里付一元钱就行了。

这个操作贡献了我全年80%以上的饮料账单。因为上大学之后附近都没有我想喝的饮品店。

到处都贴着四川天府健康通的二维码。其实小程序应该是可以带参数打开的,没有必要提供两个二维码,让用户先扫第一个再扫第二个。一来,不会从“最近使用”里找小程序的人需要扫两次很麻烦,二来扫一个码的时候很可能误扫到另外一个。即使微信提供了一屏中出现多个二维码时候的选择功能,但假如两个二维码没有同时出现,在其中一个进入摄像头的时候微信就会把它扫到了。何况同时出现的时候需要再选择一下,体验增加了步骤。当然天府健康通其他部分还是蛮不错的。

吃完晚饭在市中心逛了逛。很多门面都易主了。很多回忆涌上来。马家巷门口的快乐柠檬,一两年前换成了一点点,现在已经换成了一家水果店,而一点点往旁边挪了几家门店的位置。以前卖鸡排的地方,现在变成了蜜雪冰城。

大概是去年的这个时候,舍友们聚了一次餐,在中心医院附近的那家吉布鲁自助餐厅。现在那家店也换成了卖衣服的以纯。

还有好多好多。比如以前卖过假冒全新机的一家手机店。比如小学旁边的爱达乐和琴行。比如一中旁边的一家小作坊奶茶店,还有它对面的那家我吃过夜宵的烧烤店,都是那时玩的不错的几个一中朋友带我去过的。都没了。

但也有些看起来不怎么赚钱的店还在。比如南街的一家牛奶店,以前我在午托班看到了这家牛奶店的宣传单,说是巴氏杀菌法,自养牧场。看到宣传单上的图片我感觉很好喝,离我的南街小学也不远,放学之后我就拉着外公带我去买。买了几回。也不便宜。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就没买过了。很难相信这家店依然坚挺。

还有一家,南街小学旁边的汽修店。我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德国人在和店家对话,两个人互相不能理解,陷入僵局。我正好路过,充当了一下翻译。老板娘的儿子在清华上学,她希望这个德国人加一下儿子微信,好让他们练习英语。我告诉那个德国人之后,他说他是英语老师。我好像说That’s great还是啥的,就告诉了老板娘这个事情。他们就加了微信。事后我想起来,他说他是英语老师的意思可能是,他的工作就是教英语(为什么不教德语?),也许老板娘最好不要期望他免费的劳动。不知道后来他们聊的怎么样。但我也是那一次才知道老板娘儿子在清华。

也就随便写写。没有什么主题。明天要早起。所以今晚早睡身体好。

19岁

晚了十几分钟,已经到生日的第二天了。

好像很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过过生日了。本来想把肉吃爽没想到要么没来得及要么水喝太多了。

想起去年今日。回学校路上耳机里放起的《摄影艺术》很应景。

遂作画一幅。

.

对自己的一种感觉越来越明显,那就是,自己越来越不争强好胜越来越不锐利了。

排名或者先进这种东西,很久之前就没有很努力去争取过了。当然也因为能力有限。

不过对于某些感兴趣并擅长领域的争强,在小学来讲我是非常在意的。这种争强和争强成功的成就感让我对这个领域更加有兴趣更加有动力。

可是这么几年过去了,单纯对于成就的追求并没有那么高了。对兴趣上的追求,yy的时候经常我会激动到情不自已热泪盈眶,但还是有各种各样的限制导致不能施展。

高考完后

现在是2021年6月9日上午1:49。

其实高考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考完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喜悦。即使第一天考完之后我就在想象写完英语作文的我在考场上对着监考老师傻笑了。

考完和几位同学去唱了歌。没有和寝室的几位一起。

今天听说了********的悲惨遭遇,*******************************。

******。

在学校晚宴,语文老师拿来去年12月31日的我们写给今天(8日)的自己的信。自己翻阅了一下,实在佩服当时的自己想得实在太周全了。所有的内容都符合现状。

今晚简单用文字记录一下吧。有时间再补充图片。

是个难忘的日子。虽然没有什么心情上的太大起伏。

晚安。

/文章于2021年6月20日上午10:46修改

想起2016

今天想起很多2016发生的事。

第一是,看了《夺冠》。虽然似乎争议很大。

我想起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我和表哥打QQ电话(或者是FaceTime?)一起看女排的比赛。

然后想起很多细节,其实电影里都包含了。

第一个是,这个在哭的小男孩。当时我还拍下来发了条说说。电影里把这个包括进去了。

第二个是,国旗的问题。

当时主办方把中国的国旗弄错了。(五星中的四星角度不太对。)电影里也保留了这个错误。

然后又想到,四年前的今天,也就是2016年9月30号,某位学姐到学校给我了这么一份明信片。当时她来我们教室那层楼的样子还隐隐有点印象。

可是后来没有去她提到的绵中。

I haven’t died yet.

Recently(Aug 6th ,more exactly) I posted an article saying “I’m dying.”But things became better after that.

I decided to join in a show in Chengdu and bought a ticket in the afternoon of Aug 8th , the day before the show.A few hrs after my buying, prices of secdond-hand tickets rose to several times higher.

During the process of seeking for a WeChat group for fans(a sense of belonging may do good to having a better feeling, according to my experience),I found a warm-hearted fan whose birthday is the same with mine.It was sad that she failed to get to the place of the show because the man who sold her ticket regretted and withdrew the order.

When queueing I met another two fans and chatted happily.

And ,the most importantly, the show itself made me excited.I saw citizen of Nanjing ,Mr Li.His pitiful secret show changed my mood.So ,I kept in a good mood days after.

好了还是用中文吧。

上次发了一篇文章,说自己快要死掉了。

不过那之后,去了秘密演出的南京市民李先生。感觉很快乐。这种快乐持续了好多天。感谢他。只可惜他的秘密演出终止于成都了。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今天在哈尔滨有一个麦浪音乐节。这个麦浪音乐节本来李先生也要参加,可惜临时许先生作为了替代。而且前几天正好一个月了。

被时间冲淡之后,这几天状态好像要好一点,好像要坏一点。但还是比八月六号之前好了一点。甜中微酸吧。